发新帖

    寂寞金田村

张长兴 2023-10-26 12:19:16      0 3764
收藏


   
   
   十几年前的6月下旬,我参加完广西《客家文化时空》成立2周年庆典,然后沿西江而下,考察桂平的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。
    我先参观村口的起义纪念馆。很小型的,门票才2元,但资料不少。我特别注意当时满清腐败,民不聊生;但当局的告示也严禁腐败,比如下乡官员不准收“草鞋费”等,说明满清气数未尽。还有一则资料说到,起义时一嘉应州籍的姓李的客家人,因临阵动摇,便被处死以祭旗……
     然后搭摩托匆匆往金田起义遗址。我随便问载我的师傅,如何看待洪秀全一伙。他告诉我,祖上是说洪一伙是不务正业的无赖,横行乡间。当时叫“洪头贼”。只是他们听了高人指点,才秋毫无犯,得到大家拥护。我心里暗喜,和我掌获的资料符合。
然而,也许不是节日的缘故吧,我来到这闻名天下的纪念馆,却是里里外外静悄悄。偌大的馆,就我一个人在参观!
    也好,就我一人,没干扰,心静。但遗憾的是,资料还是老一套,观点还是老一套。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啊,唉!
    没什么收获,寂寞,惆怅,还是回去吧。
   载我的还是原先的师傅。我说起参观的无奈,他马上叹息社会的不安定,谋生的艰难和官场的腐败。他还说,这里什么都贵,就是“鸡婆”——性工作者最便宜,才10来块钱就可以玩到!……
我突然想起杜甫,终生漂泊,孤独死于茫茫洞庭。尽管他几乎没享受过官场好处,但居江湖之远而忧君忧民。我大概受他咏诸葛亮祠浸润,面对寂寂远山,迷茫乡野和红尘的不尽过客,吟成一诗:
        天国光辉何处寻? 金田遗址树森森。
        暴政催起农奴戟, 内讧外斗金陵空。
        绿林横刀非正道, 科学民主乃福音。
        百年风雨何恨恨, 日暮乡间泪满襟……



如果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打赏支持一下!


最新回复 (0)
你还未登录!不能查看回复!! 点击登录
游客
1
登录
返回